白发戴花

A了A了

哈哈哈哈哈,两个小时过后第一朵成品哈哈哈!!!!

啊……好糊啊。。。

麻辣小龙虾很难得吗?为什么我第一天玩抽出来,基友扬言要和我绝交(๑•́ωก̀๑)

一个关于世邀赛的脑洞

无CP?
文笔渣,看看就好,别考据呦~

   世界荣耀邀请赛,是不禁语音的。而人性化的主办方为了各国选手能够顺利沟通,特意为每一支战队都安排了一名随行翻译。当然,比赛时也会有专门的同声传译人员进行播报,力求做到让各国队员都有宾至如归的感觉。
   而在翻译小妹到中国队报道的那一天,就体会到了被黄少天支配的恐惧……
   这人的肺活量是有多大?说话都不需要喘气的吗???
   于是一脸懵逼的翻译小妹和中国队领队协商了一下,考虑了本队的特殊情况,决定向主办方申请多来一个翻译。
   当然,主办方也是有小脾气的:你叫我们多给一个我们就多给一个哦,我们不要面子的啊!
    看过申请书,十分傲娇的主办方并不打算同意他们的申请,就在这时,一份陈情表出现在了办公桌上。
    那是翻译小妹咬破了手指(并没有)写下的一份满含血泪的说明书。
    主办方又看完这一纸诉状,沉默良久,同意了,又从报名的志愿者中挑了一个有相关经验的送过去了。
    由于批准的速度太快,中国队队员们措手不及。新翻译到达中国队下榻的别墅时,他们才刚刚起床,一个个睡眼惺忪,除了没起床的领队和去叫他的张新杰,在场的队员一看见新人的那张脸,顿时就吓清醒了。
    “叶修?!”
    被张新杰这个强迫症硬拽起床的感觉真心好不到哪去。叶修顶着一头乱毛,打着哈欠晃晃悠悠地到了大厅,自家队友听见动静回头看他一眼,又迅速回头看了一眼另一个人。叶修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去,也吓了一跳,但联盟大魔王早已经历过大风大浪,成为了波澜不惊的男人。
      黄少天连蹦带跳,凑到叶修身边,机关枪一样开始哔哔:“老叶,这谁啊?长的和你一样啊,这是你的影分身还是你的克隆体?你还有分身这种操作啊!教我呗教我呗,这样以后就能有人和我随时pkpkpkpk了,老叶,你不答应的话我以后就天天去找你jjc!!!”
       翻译小妹痛苦地捂住了耳朵,苦中作乐地想:还好在场的都是中国人,并不需要翻译这么一大串话……
       叶修飘过去,没骨头似的靠在翻译的肩上,口里懒洋洋地说道:“介绍一下啊,哥的双胞胎弟弟兼小号,真正的叶秋。”
        叶秋让他靠着,还动了动好让叶修靠的更舒服一些,没好气地说:“你还知道啊,那么多年不回家。”
        叶修站直一些,开始浑身上下摸烟,没有摸到,只得作罢。
       “家里的公司不管啦?老头子居然能让你出来?”
       叶大总裁骄傲的表示,他让秘书改了行程,推了一大堆宴会酒会的邀请翘班出来的。
       “哦,那我们的新翻译呢?”叶修四处看看,没有发现陌生人。
       叶秋骄傲的表示:“新翻译就是我啊!”
       叶家又不是什么普通家族,两位少爷从小就得接受精英教育,只不过叶修离家出走打游戏去了,教育什么的早就忘光了,对叶二少来说,区区一个翻译工作,还不是什么难事。
       新翻译已经来了,队员们也已经整装待发,主办方贴心的空出了一天时间,好让各国选手交流交流感情(???)。
        在一众金发碧眼的老外中,中国队这一群黑发黑眼黄皮肤还是十分瞩目的。翻译人员也开始发挥作用,力求准确的翻译每个人想表达的意思。
        翻译小妹跟着他们走,面带微笑地成为他们之间沟通的桥梁,哪怕被黄少天支配的恐惧依旧残留在心里,但身为一个专业的翻译,这点基本素质还是有的。
        叶秋走在叶修身边,两人相貌如出一辙,但气质迥然不同,一个法国人径直向叶秋走去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就是中国队的领队吗?”
        叶秋淡淡地看他一眼,摇头说:“不,我不是,我只是他们的随行翻译,这位才是叶修领队。”
        法国人显然被两个一模一样的人镇住了,过了半天才说:“不好意思,你们两个长的太像了,我看过照片,但还是分不清楚。”
         法国人笑笑,尴尬的走了。
         叶秋尽职尽责的做好了翻译的工作,队员和队员之间的对话都一丝不苟的翻译过来,但是……
         “诶诶诶,你是哪个国家的?这身高为什么比我还矮啊?不是说外国人都挺壮的吗?你是不是发育不良啊,还是其他什么问题?”这是黄少天的原话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他问,你是哪国人。”这是叶秋翻译的版本。
          简直简短得不敢相信,翻译小妹目瞪口呆,还有这种操作吗???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好,中国队领队,叶修。”这是叶修的原话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他说,你好我是中国队领队,我叫叶修,请问你叫什么?是哪国人呢?”这是叶秋翻译的版本。
         兄控属性一目了然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作者的话:
      这只是一个脑洞啦哈哈哈哈……莫名觉得小秋秋如果去当中国队翻译的话会很好玩呀!兄控什么的简直了!
       这篇没有明显的cp向呢,非要有的话,应该是双叶骨科吧。兄弟什么的真好吃诶嘿嘿(º﹃º )。

装B是需要付出代价的

     学生会是个O,但他顽劣,所以他装B。
     团委会是个A,但他低调,所以他也装B。
     两人身为学院两大组织的头头,平日抬头不见低头见的,学生会看团委会的那张美人脸看久了,不由得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:团委会,是个O。
      对此,团委会的迷O们不屑一顾,他们一直认为学生会是闻信息素闻多了神经错乱,而学生会做出了强有力的反击。
       “你看,团委会的腿比你们O长,腰也比你们O细。”
        气势汹汹的O们闻言一滞,摸摸自己的腰和腿,看看一旁观战的团委会。好,好像是的耶?O们鸦雀无声。
         学生会不依不饶:
         “你看,团委会的那张脸比你们最好看的O还好看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O们看了一眼院花,又看一眼团委会,无言以对。
          学生会继续怼:
         “你看,团委会的皮肤比你们每一个O都白,还更细腻,更光滑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O们哑口无言,只得含着泪最后看了一眼沉默的团委会,收拾属于O的最后的尊严,掩面泪奔。
          自此,团委会的性别,成为了学院的十大神秘之一。
          后来,在某日的体育课上,学生会正在体育器材室找东西的时候,抑制剂突然失效,清甜的信息素被前来找人的团委会闻个正着。
          学生会看了一眼来人,随意地伸手:“看在同为O的份上,团委会,支援支抑制剂用用呗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团委会靠近他,淡淡道:“没有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没有?用完了?那你赶紧帮我去医务室拿一下……喂!你咬我后颈干嘛?!”
          团委会把自己的信息素通过伤口注入学生会体内,感觉到学生会敏感的一颤,抬起头,对上学生会无比震惊又羞愤无比的眼神,罕见的笑笑:“标记你。”
        (嘛,大概会有扩写吧,先拉灯好了。╮( ̄▽ ̄)╭)
          第一轮情潮褪去,腰酸背疼的学生会趴在垫子上,咬牙切齿万分愤恨:“你为什么要装B!!!!”
          坐在一旁收拾衣服的团委会掀掀眼皮:“你不也一样?”
          学生会一噎,气鼓鼓地不肯再讲话。
          团委会亲他一口:“装B,是要付出代价的。”